观点 | 印尼工业园区的自备燃煤电厂考验印中两国气候政策

日期:

尽管印尼政府承诺进行能源转型,但工业园区自备煤电站以应对电力需求增长的现象给转型带来挑战。

在印尼东加里曼丹运输煤炭的船舶,该国60%的电力来自燃煤发电 | Reuters/Alamy

今年2月,一个由中国公司承包的“动力岛”项目 在印度尼西亚奥比岛(Obi Island)上开始建设。

公开资料显示,这个4×380兆瓦(MW)的项目可能是一个燃煤自备电站的一部分,主要为一个重工业园区提供电力。工业园区作为一种资本密集型经济发展模式,正日益受到印尼政府的青睐。过去几年,印尼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来推动国内工业发展,增加镍和铝等矿产资源的出口附加值。为了加工需要,这些大多由中国企业投资的工业园区内配套建设了高耗能的炼油厂和冶炼厂,且主要依赖燃煤发电。

印尼政府曾经在2014年和2020年两度禁止出口未经加工的镍,铝土矿很可能也面临同样的境遇。印尼希望发展壮大自己的矿产加工能力,而这一改革获得了中国企业的支持。这些改革措施之后落实成为了“综合法”(Omnibus Law), 它们一方面降低了企业获得土地的难度,另一方面增加了社区主张其土地权利的难度

中国于去年9月宣示不再新建海外燃煤电站,让这些工业园区感受到了压力。它们曾被描绘成拯救气候的新产业,将支持清洁能源的发展。比如,千百万块用于电动汽车和电网储能的锂离子电池,是电池制造商用这些工业园区加工的镍生产出来的;为了实现气候目标,世界各地的太阳能发电设备需要数百万吨铝,这些铝是由铝土矿加工而来。然而,印尼的气候方案却被气候行动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认定为“远远不够”,因为印尼提出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同时,还在继续建设煤电。

谈及奥比岛的“动力岛”项目,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的中国研究员于爱群表示:“让人担忧的是,这个项目可能没有进入(中国)政府的监管视野,它要么处于一个灰色地带,要么是被默许的。”仅在2021年,中国国有企业宣布计划在印尼建设的煤电发电量就有1.3吉瓦。这些项目的未来走向现在变得扑朔迷离。

 

可再生能源目标面临挑战

2017年,印尼宣布了2025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占比23%的目标。然而,其最新的10年能源计划(2021-2030年)显示,该国60%的电力仍然依赖煤炭,可再生能源目前在其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还不到 12%

雅加达智库基本服务改革研究所Institute for Essential Services Reform)的项目经理迪恩·阿里纳尔多(Deon Arinaldo)说:“任何新建煤电都会阻碍这一目标的实现。”

印尼政府有可能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2020年,印尼可再生能源投资仅占能源总投资的7.8%,而印尼国家电力公司计划,未来10年新增的发电有一半要来自可再生能源,这个2021-2030年的路线图被称为其有史以来第一个“绿色”计划。印尼能源部长阿里芬·塔斯里夫(Arifin Tasrif)表示,到2030年,将有9吉瓦的煤电提前退役,几乎是之前计划的两倍。然而,2021-2030年计划表明,印尼到2023年才会暂停煤电建设,在那之前,还要上马13.8吉瓦的煤电项目。

印尼政府的计划似乎与企业自己披露的内容有所出入。从全球能源监测收集的企业公开信息看,印尼规划和在建的煤电超过26吉瓦(这一规模仅次于中国、土耳其和印度),其中在建的煤电超过15吉瓦。印尼政府的能源计划显示,未来10年,60%的新增煤电在爪哇岛,但全球能源监测的数据表明,爪哇岛以外规划中的煤电项目,将是爪哇岛项目的两倍以上。

艾迪 · 苏里亚纳(右)和妻子马西塔在苏娜拉亚电站旁生活了一辈子。在印尼,有很多像他们一样受燃煤电厂污染影响的居民 | Adi Renaldi/中外对话

“这些园区自用的自备燃煤电厂的融资过程不太透明,因此很难追踪融资来源,”于爱群表示。在查询中国国内的企业信息来源后,全球能源监测发现,之前没有被统计到的自备电厂规模巨大,仅计划中的冶金类工业园区自备电厂装机就将达到约5000兆瓦。通常这些项目生产的电力并不上网,因此公众很难获得相关的信息,也就很难了解项目情况。

按照全球能源监测的数据,虽然工业园区自备电厂目前仅占印尼全国煤电发电量的15%,但如果记录在案的项目全部竣工,这一比例将提高到24%。为了满足逐渐由镍和铝占主导的矿业用电需求,煤电装机预计将增加9510兆瓦。

 

用来“拯救气候”,却靠燃煤发电?

全球能源监测数据显示,那些位于印尼三大镍矿热门产地(奥比岛、莫罗瓦利和纬达贝)的工业园区,计划建设14座燃煤发电厂,配备71台涡轮机,总发电量为12579兆瓦。这一数字是印尼镍工业已经运行的6109兆瓦自备电力的两倍多。

苏拉威西岛的镍矿由于生产不锈钢和电池的需要,一直供不应求,莫罗瓦利工业园(Morowali Industrial Park,简称IMIP)也因此在过去15年不断扩张。整个工业区横跨中苏拉威西和东南苏拉威西两省边界,并延伸到邻近的科纳韦县内。按照规划,园区将增加3470兆瓦的燃煤发电量。而附近的居民经常提到“灰尘季节”,每当风向发生改变,居民家里便会落满煤灰。

经营这座工业园的青山集团一年前承诺为其冶炼设施配备2吉瓦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设施,并表示将遵照习主席宣布的政策,停止新建海外煤电项目。但它仍有几个在“退煤”承诺宣布之前已经签约的项目正在筹建中。荷兰研究机构“公正金融国际”(Just Finance International)指出,就在习主席做出承诺之前一个月,青山集团刚刚敲定了涉及1140兆瓦燃煤装机的位于莫罗瓦利的拉博塔(Labota)电厂的建设合同。青山还在开发的一个类似的园区,即印尼纬达贝工业园(Weda Bay Industrial Park,IWIP),也规划有3400兆瓦的煤电。

南苏拉威西省的班塔恩(Bantaeng)即将成为另一个加工镍的热门地区。印尼华迪镍合金公司是一家中印(尼)合资企业。2015年该公司宣布计划建设一座冶炼厂,并将在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支持下建设一座自备煤电厂。由于数百名当地居民抗议这会造成空气污染和水污染,该项目于2018年陷入停顿 。去年,印尼国家电力公司再次提出,将向这家公司的项目额外提供90兆伏安(MVA)的电力,以提高其冶炼产能,但没有说明将采用哪种类型的能源。

印尼南苏拉威西的镍加工厂中的生产场景 | Hariandi Hafid / Alamy

“我们将充分满足投资者,尤其是冶炼行业投资者的电力需求。”印尼国家电力公司的一位区域总监在宣布这项提议时告诉媒体。

按照自备煤电厂的总体规划,有两处铝(生产电动汽车和风机所需的基本材料)加工地,将上马31台机组、装机容量为3180 兆瓦的自备燃煤电厂。其中,有2860兆瓦由山东南山铝业投建,这相当于法国目前运营的所有煤电装机容量的总和。

这个工业园所在的民丹岛(Bintan Island),是一个距新加坡仅一小时船程的度假胜地。今年1月,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在访问南山快速发展的工业园区时说:“感谢那些敢于冒着巨大风险来投资建设的公司。希望我们有一天能实现在国内加工所有原材料。”他表示,像莫罗瓦利和科纳韦的镍项目一样,这样的工业园区可以提供数万个就业机会。

由于印尼禁止镍矿出口,欧盟委员会一直在向世界贸易组织投诉。但印尼总统不以为然,他暗示可能还会对镍以外的矿产颁布出口禁令。“接下来如果我们禁止铝土矿出口,肯定也有人起诉,没关系,我们可以应付。”印尼总统佐科在一月份表示。

 

更绿色的电力

阿里纳尔多说,煤电通常被认为是工业项目最可靠的能源形式。冶炼厂和精炼厂需要每天24小时运行,而来自太阳和风的能源是间歇性的。

然而,基本服务改革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在工业园所在的地区,可再生能源发电和储能都大有前景。例如,东南苏拉威西的太阳能发电潜力高达200吉瓦,而西加里曼丹的太阳能发电潜力几乎是前者的五倍。与此同时,中苏拉威西拥有最大的抽水蓄能潜力,利用富余的电力将水抽到山上,并在需要时释放。需要指出的是,这项研究探索的是不同情境下的技术潜力,要将这些潜在的巨大发电能力转化为现实,则需要对土地利用进行重大调整。

尽管有些理想情境不太可能实现,但研究报告强调了印尼广泛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可能性。“[苏拉威西]地区有足够的潜力,以可再生能源为主要能源来支撑工业发展,”阿里纳尔多说。

佐科总统还努力想要把北加里曼丹的一条河流流域,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绿色工业区”。该项目计划在卡扬河(Kayan River)上修建五座总装机9吉瓦的水电站,服务于包括镍和铝加工厂在内的几个工业中心。苏拉威西岛上原本计划建设一个类似的水电项目,为莫罗瓦利工业园区提供能源。该项目因为侵占和危害野生动物和当地人的家园,而遭到了强烈反对。

印尼还宣布与亚洲开发银行的能源转型机制(Energy Transition Mechanism)建立伙伴关系。该机制利用金融和政策工具加快煤电厂的退役。然而,由于私有工业园区的数据不太容易获取,这类工具很难解决自备电厂的问题。

阿里纳尔多说:“大多数现有煤电厂都很老旧了,对于工业园区而言,重新投资一些更绿色的电力才是有益的。”


作者:伊恩·莫尔斯

来源:中外对话